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員風采  >  會員風采

古以開今塑精魂

——記青年雕塑藝術家紀峰

發布時間:2019-10-09  來源:傳記文學

放大

縮小

  一

  我認識紀峰純屬偶然。

  2016 年11 月28 日,我隨安徽作家代表團抵達首都大酒店,出席中國作家協會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第二天上午還屬報到時間,下午預備會,我可以不參加。在來京之前,我就對這一天做了安排。提前與在京工作的鄉友約好,說我要去通州張家灣探望臥病在床的忘年友馮其庸老先生,請他為我準備輛車。我是在馮老家見到紀峰的。那天是2016 年11月29 日。馮夫人為我們相互作了介紹,說他是馮老的愛徒,也是安徽人,老家在皖北界首,是位很有成就的青年雕塑家,并指著陳列在客廳條臺上的幾件泥塑和銅塑作品,說這都是他捏的。紀峰說他很早就知道我,在馮老這里讀過我的《畫魂——潘玉良傳》和《劉海粟傳》。我們告別馮老夫婦要返回時,紀峰送我一本《紀峰雕塑藝術》,是他的第一本作品集,上題“石楠前輩教正”。他送我們出門,并在張家灣芳草園25 號馮老家那古樸的大木門前合影。這是我們的初識。他四十來歲,一個溫和恭謙,滿身陽光,又略帶一絲羞澀的帥氣青年。我們交換了手機號碼又加了微信,臨上車時,他說,若有機會,他會到安慶看我。

  這只是萍水相逢的印象。至于他說到安慶來看我,我想那只是句客套話而已,根本沒當真。但我心里有個疑惑,馮老是國學大師、紅學大家,他一個雕塑家,怎么會出自馮老的門下?但對一個剛結識的朋友又不好追根逐底。

  回家后,我找出他贈予的作品集,認真地看了。這本書是韓美林先生為他題寫的書名,還有題詞“后浪在推”,有很多雕塑藝術界名流寫的文章,其中就有:陳培一(中國工藝美術學會雕塑專業委員會第三屆委員會秘書長)寫的前言,馮其庸先生寫的序,并附有根據“紀峰雕塑藝術研討會”錄音整理的發言記錄,出席的都是當代雕塑界名家。此外還附有《紀峰創作大事記》。這本書,不但解了縈回在我心里的疑惑,且引我走近了紀峰。

  二

  紀峰,字雪崖,1973 年出生在安徽界首。界首自古就是中國傳統工藝美術的主產地,有很多陶藝工廠和作坊。那里的彩陶聞名遐邇。不但出產各種生活器皿、動物、走獸泥塑擺設和裝飾,還出產佛道造像。他生活在這種民族傳統工藝氛圍濃厚的環境中,自幼受到熏陶,喜歡上了捏泥巴。從捏泥人、泥狗和器皿中,他的藝術天賦得到啟發和滋養。17 歲的他想要突破提升,懷著藝術的夢想,帶著他的作品《李白》《杜甫》《西廂記》《西游記》《關羽》《菩薩》《爺爺》《表弟》等,只身來到北京,想要報考美術學院。在北京,他有幸結識了馮其庸先生。馮先生從他的那些浸潤著中國傳統藝術血液,有些稚嫩又頗為生動有趣味的作品中,發現了他在雕塑方面的潛質。馮先生慧眼識珠,建議他繼續沿著自己的路自由地走下去,不要去鉆那個受規矩框定的盒子,進去了,就難得出來。他放棄了上美院的想法,被馮老推薦進了中國美協韓美林先生的藝術工作室,成為了韓先生的入室弟子,邊工作,邊跟韓先生學習雕塑、繪畫和書法。紀峰聰明好學又勤奮,他深切地領悟恩師的教導:“文化藝術,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中華五千年文明,歷史悠久,文化底蘊豐富,藝術營養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只有把藝術之根深深地扎入到中華民族這塊肥沃的大地上,才能更好地開花結果,久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紀峰與韓美林先生

  二十多年以來,紀峰追隨韓先生學習雕塑、繪畫、書法、工藝設計、陶瓷等藝術實踐,從一個尺寸大小的雕塑到室外巨型雕像,從藝術創作實踐中學習藝術創作。有一次,他創作了一件龍馬的雕塑,請韓先生斧正,先生先給予造型立意上的肯定,然后指著龍馬頭對他說:“頭、身、尾要有起伏轉折。”韓先生用左手握住龍馬泥稿的頭,右手按住龍馬的頸,將馬頭擰向左邊。同樣的方法,將馬尾擰向右邊,把馬的兩條展直的前腿扭成彎曲的,又在馬的身上畫了兩道裝飾線,龍馬一下就活了起來。韓先生說,別小瞧這一擰一扭,看似簡單,實則是需要學識和修養。又指著加寬了的云浪說,做雕塑要考慮到作品的穩,室外巨型雕塑更要穩,這要力學和物理學的知識,否則很難做出合格的永久性的雕塑。韓先生要他向中國傳統雕塑學習,學習其中的整體感、力量感和裝飾性。紀峰追隨韓先生多年,他學到的不僅是技藝,更多的是堅守民族傳統、勇于創新、追求自我的創作精神。

  紀峰非常幸運,他拜馮其庸先生門下,學習國學知識,研讀文史和書法,深得馮老的喜愛。每個星期天,他一早就上馮老家,馮老指導他讀書,給他開列必讀書目,為他選習碑帖,教導他:搞藝術的人需要綜合文化修養,有了深厚的知識積累,才能創作好一個人物;塑造人物,和寫人物傳記同理,首先得深入研究這個人物——他所處的時代、他所經歷的歷史、他所從事的專業、他的精神品格等,這都要有文化學養為根基。

  2000 年,紀峰創辦了自己的雕塑藝術工作室。他開始嘗試創作不同材質人物、動物和佛釋道造像,也試著用抽象的寫意手法來創作。馮老外出游歷考察,往往都帶著他。他們像父子一般,共同游覽祖國名山大川,尋訪文化遺址,從馮老的序文和紀峰后來出版的《紀峰雕塑作品選》的自序中得知,那次去西部考察唐僧取經路線,他們一起走西域,穿大漠,翻越天山雪川,入祁連山馬蹄寺,探黑水城,訪居延,走陽關,游敦煌。他們游歷了麥積山、云岡石窟、龍門石窟、和田、喀什、車庫、千佛洞,還走訪了江南大地,游黃岳奇峰。馮老沿途給他上課,所到之處,為他講解那些藝術遺跡產生的歷史背景,分析它們的藝術特色,要他向民族傳統雕塑學習,向古人學習,要研究古人的文化精神氣質,同時還要求他學習今人,觀察今人的氣質和性格、研究普通勞動者、工人、農民;研究藝術家、學者、表演家、詩人,觀察他們的生活習慣、精神氣質、行動舉止、待人接物,等等,無不是一個雕塑家必須要做的課題。處處留心皆學問。馮老要求他要學術性地讀書,要繼承和發揚“東方神韻”之路,這和他的另一恩師韓美林對他的教導“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不謀而合。

  紀峰是位勤奮的雕塑藝術家,他深刻地領悟了恩師們的教導,知道什么是藝術的精髓。他善于學習,勤奮實踐,1998 年創作《劉海粟像》,1999 年創作了《學者、書法家——啟功教授銅像》,為北京大學創作了《學界泰斗——季羨林教授銅像》,為中國紅樓夢學會創作了《曹雪芹像》,以及《藏醫宗師——措如次郎活佛銅像》《人民歌唱家——王昆》《作曲家——周巍峙》《黃金搭檔——姜昆、李文華》《詞作家——喬羽》《作家二月河》《科學家——徐榮祥》《將軍本是一書生——屈全繩》《考古學家——黃文弼》《翻譯家——楊憲益》《中國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醫學家——安德魯·威爾》《國學大師——馮其庸》等銅像,還有他的恩師《韓美林銅像》……他的創作將沿著以學術泰斗、文化名流為對象的創作主線繼續走下去。

作者:     責任編輯:張禹
极速十一选五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