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史縱覽  >  名人軼事

巧于用典融會古今

——趙樸初對聯欣賞

發布時間:2019-10-08  來源:摘自《趙樸初研究動態》2016年秋季號

放大

縮小

  大凡到過杭州岳王廟的人,無不為忠烈祠內高達4.5米、頭戴帥盔、身披戰袍、神采奕奕的岳飛彩色坐像兩旁,趙樸初先生的那副字體清雅秀麗、用筆溫潤流暢的抱柱長聯所吸引的。

  2013年10月28日上午,筆者在游過西湖小瀛洲后的自由活動時間段里,與幾位同仁一道懷著十分崇敬的心情,結伴自費去參觀了岳王廟。雖時間緊張,但對它卻有了一些較為真實的了解與深切的感受。

  杭州岳王廟(墓)位于棲霞嶺南麓、西湖西北角,1961年被國務院列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它始建于南宋寧宗嘉定十四年(1221年),此后屢毀屢建。1966年的“文革”初期,遭受到了嚴重的破壞;直至1978年,杭州市政府方動議重修,1979年終得以全面整修。

  修復一新的岳王廟,由杭州市政府出面,約請了當代許多社會名流、書聯大家為之題寫牌匾或對聯。作為當今中國最有名望的書家之一、佛教界卓越領袖的趙樸初先生當然也受到了杭州市政府的約請,為之題寫的“浩氣長存”匾額,被高高懸掛在忠烈祠內。不僅如此,趙樸老還應約撰寫了一副楹聯:

  觀瞻氣象耀民魂,喜今朝祠宇重開,老柏千尋抬望眼;

  收拾山河酬壯志,看此日神州奮起,新程萬里駕長車。

  對此,《趙樸初韻文集》下冊附卷“無盡意齋對聯存稿”就有載錄。其聯題名為“岳武穆廟‘文化大革命’中被毀,一九七八年修復。杭州市人民政府屬撰書楹聯”。這就非常清楚地交代出了該聯寫作的背景。

  從書法的角度,趙樸初先生自是當代名家,以其獨有的風格自成一體,這早有書界的高評,在此就不必妄作贅述了。下面僅就該聯的內容及其所運用的藝術手法,嘗試做點淺顯的解讀。

  先看上聯。“觀瞻氣象”,自是引人去觀瞻那新修的“岳武穆廟”的巍巍氣象了:“觀瞻”即觀賞,觀看、觀望的意思,但作者不用其近義詞,除考慮平仄(在古韻中,“看”“望”均可乎可仄)之外,更是因為“觀瞻”的“瞻”是一種往上或往前的看,常帶有瞻仰的意思,作者用此,這無疑就突出了對岳武穆廟、對民族英雄岳飛的景仰崇敬之情。“耀民魂”則是說,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政府對岳武穆廟的修復,能振奮國人的愛國情感,炳耀炎黃子孫的民族靈魂,這就高度評價了政府這一舉措的偉大意義。在“今朝祠宇重開”這一寫實語之前,著一“喜”字,這應不僅僅是作者個人之喜了,更是全國人民乃至全世界華人之喜了。據了解,這次整修歷時1年,花費人力5.6萬工,耗資40萬元人民幣,或是歷史上最大的一次修復工程了。如此大功得以告成,怎不令人欣喜呢?而“老柏千尋抬望眼”,則運用了兩個典故。“老柏”系指岳飛墓前的精忠柏,相傳岳飛父子當年為秦檜等人以“莫須有”的罪名,曾被捆綁在小車橋畔大理寺里面這高大的柏樹下,當他們屈死風波亭后,這柏樹就慢慢枯萎了,但其樹干卻像一座雄偉的寶塔,屹立在那風波亭邊。歷經了宋元明清,依舊穩如泰山,直到太平天國后,才被一員清兵武官燒毀擊倒;當地百姓不忍它狼藉在地,便悄悄將那柏樹殘軀收藏了七八段,后將其放置在新建的小亭內供人觀賞。因這柏木寧斷不曲,如同精忠報國的岳飛一樣忠貞,人們便相信它是岳飛忠魂所化,遂稱它是“精忠柏”,稱那亭子為“精忠柏亭”。至于說精忠柏有“千尋”之高,這當然是運用了夸張的手法。既然精忠柏有千尋之高,人們要瞻仰它,那自然就要“抬望眼”了。前面已介紹了,今天人們去觀賞到的精忠柏,只剩下那么幾截存放在被柵欄維護起來了的亭子里了,哪需抬望眼去看呢?這顯然是運用了虛寫的手法,是想象。作者把那精忠柏已視作了岳飛精神的象征,這自然是挺拔千尋、高參日月的,我們能不為之高抬望眼嗎?最為精妙的是,“抬望眼”出自岳飛代表詞作《滿江紅》,系用典。當然,這里的“老柏”也許是寫實,因為今天的岳王廟內,依然生長著不少的柏樹,它們生機勃勃,老干參天。

  再看下聯,“收拾山河”“酬壯志”亦系用典:“收拾山河”化用的是《滿江紅》下闋尾句“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酬壯志”則可看作是化用了《滿江紅》下闋中間的“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之句。岳飛(1103—1142)率領的岳家軍英勇善戰,紀律嚴明,在抗擊金兵的戰斗中屢立戰功。只因反對乞和,于1142年1月27日被以趙構、秦檜為首的投降派用“莫須有”的罪名殺害于杭州大理寺監獄的風波亭,年僅39歲。岳飛被害前,寫下了八個字的絕筆:“天日昭昭,天日昭昭”。收拾被金兵占領的大量土地,是岳飛一生的愿望。岳飛坐像正上方懸掛的就是根據岳飛遺墨放大的“還我河山”四個金色大字的匾牌,因它是這位民族英雄畢生奮斗的目標。只可惜因趙構之流“直把杭州作汴州”,而使岳飛因壯志而死,乃至至死還要背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看此日神州奮起,新程萬里駕長車”則由“看此日”轉寫到當下社會。“文革”結束了,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過了,可謂政通人和,萬象更新,全國人民正在為“四化”而努力奮斗,奔走在社會主義建設的萬里征程中。這不唯是寫實,更是作者對歷經了“文革”浩劫的中國未來的殷殷期盼。而聯中的“駕長車”,也出自岳飛《滿江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亦系用典。

  總之,該聯氣勢如虹,頗有《滿江紅》的神韻,內蘊豐厚,慨古感今;讀來讓人為之感嘆動容,回腸蕩氣,余味難窮,振奮不已。它把學習岳飛精神與當下實際緊密結合起來,意義殊為深刻。尤其是全聯五處用典,皆十分自然貼切,毫不給人有任何累贅生澀之感。岳飛廟現作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每天前來觀瞻拜謁、接受教育的游人如織,這與如趙樸初先生這類的將中國語言藝術與書法藝術完美結合的楹聯作品,不能說沒有密切的關系。由此可見,趙樸老確實不愧為一代楹聯藝術高手。

  

作者:石德潤     責任編輯:張歌
极速十一选五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