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聚焦

冰心:真愛永存

發布時間:2019-10-10  來源:《光明日報》2019年10月5日08版-光明悅讀

放大

縮小

  編者按

  有你在,燈亮著。《小桔燈》《寄小讀者》《繁星》《春水》……我國著名詩人、作家、翻譯家、社會活動家、散文家冰心的一篇篇膾炙人口的散文、詩歌和小說,為現當代各年齡段的讀者熟稔于心。1900年10月5日,冰心出生于福建長樂。1999年,這位有著一顆真誠愛心的老人辭世。值冰心去世20周年之際,我們約請三位學者撰寫文章,重溫冰心文學作品中體現出的寬廣人性。

?

  文學家是最不情的——

  人們的淚珠,

  便是他的收成。

  ——《繁星·三十一》

  冰心最初是以探索人生、揭露社會弊病的“問題小說”和哲理小詩《繁星》《春水》登上文壇的。她1921年出版第一本小說集《超人》時,還是燕大女校的學生。在此后兩年里,陸續出版了短詩集《繁星》《春水》,從此蜚聲文壇。

  冰心的文學創作是“五四”運動激發起來的。剛剛走出家門和校門的冰心接觸到社會的問題和矛盾,取材現實進行創作時寫的多半是“問題小說”。發表于1919年的《兩個家庭》《斯人獨憔悴》《秋風秋雨愁煞人》《去國》《莊鴻的姊姊》《第一次宴會》等小說,甫一發表就引起了非常大的震動和反響。在對于各種“問題”的無奈里,她只好求助“母愛”這一圣藥良方。她覺得,只要人類彼此相愛,人與人之間的種種隔膜,社會上的種種罪惡,自然會化為烏有,理想的光明時代也自然會到來。

  在冰心的心目中,人類以及一切生物的愛的起點,均源自母親的愛。所以,歸根溯源,母愛主題是她愛心哲學的基點。她說:“有了母愛,世上便隨處種下了愛的種子……萬物的母親彼此互愛著,萬物的子女彼此互愛著……宇宙間的愛力,從茲千變萬化的便流轉運行了。”

  冰心以真摯的情感、豐富的想象和詩人的天分,創作了不少短篇佳作,像稍后的《離家的一年》《寂寞》《愛的實現》《最后的使者》《悟》《別后》《國旗》《煩悶》《遺書》,等等。冰心在20世紀三四十年代創作的小說,從《冬兒姑娘》《我們太太的客廳》《相片》《西風》等,到1942年出版的《關于女人》,再到后來的兒童題材小說《陶奇的暑期日記》《小桔燈》,已由單純揭示社會、家庭諸多表層的“問題”,有意識地轉向對人性的深刻體察。而有意思的是,冰心晚年又回歸到寫“問題小說”上來了,她的《空巢》《橋》《明子和咪子》等幾個短篇,敏銳、精辟并極富批判性地提出了值得警醒和有待解決的社會和家庭問題。

  今天返回頭來看,把20年代一位署名“赤子”的評論家對冰心的評語,作為定評依然是非常適合的:“冰心女士是一位偉大的謳歌‘愛’的作家,她的本身好像一只蜘蛛,她的哲理是她吐的絲,以‘自然’之愛為經,母親和嬰兒之愛為緯,織成一個團團的光網,將她自己的生命懸在中間,這是她一切作品的基礎——描寫‘愛’的文字,再沒有比她寫得再圣潔而圓滿了!”

作者:傅光明     責任編輯:葉煒
极速十一选五赔率